解决方案
唐伯虎心中的“大明嵇康”,是谁?
发布日期:2022-08-17 11:32    点击次数:104
 

图片

本 文 约 2570 字阅 读 需 要 7 min

1

28岁的琴师杨季静小心包裹好家传的伶官琴和一件画轴,简单收拾了其他行李,准备离开世代生活的苏州老家,前往大明朝的留都南京发展。

图片

图片

明 唐寅 南游图 佛瑞尔美术馆藏过去的60年,他和父亲杨云翰两代人以琴艺声振吴中,家传的古琴自是吃饭的宝贝。也正凭借这件绝技,杨季静与苏州诸名士交好,所得书画名迹不在少数。但其中对于他来说尤为重要以至于必须特别小心照顾的,莫过于临行前唐寅为他绘制的《南游图》。初春,江边的榆树刚刚抽出嫩芽,树下,两名雇工推着独轮车走在前头,上面载着书箧和画篓,那卷《南游图》大概就在其中。

图片

图片

杨季静则骑着毛驴,和背琴扛伞的贴身童仆一起,慢悠悠地落在后面。

图片

他的目光样直视前路,表情笃定,却不轻松,甚至透出些焦虑。就像他身下的毛驴。2从内容上看,《南游图》不过是一幅明代常见的送行图。它之所以对杨季静很重要,除了出自“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寅之手,更在于卷后一连串的名士题诗——那是他此行“曳裾王公”的“介绍信”。被精心装裱在最前的是与唐寅齐名的文徵明的送行诗。也是在这首诗里,我们得以知晓这位在后世几乎没有留下什么记载的琴师的一些信息,以及他此行的目的。

图片

唐寅题诗后第一则题跋即位文徵明送行诗吾识守素翁,悃愊古端士。平生七尺琴,泠然写流水。简静实不浮,颇识声寄指。翁能传诸妙,季也心独契。古调得真传,余巧发天思。岂独艺云精,检修仍肖似。(前半段)守素翁即杨季静父亲杨仁翰,早年也与文徵明相识。在文氏看来,他不仅是技艺高超的琴师,更是品行端正、绰绰有古风的文士,而杨季静无论是琴艺还是人品,都得到了父亲的真传。

图片

往来的行人维昔名能琴,粤有刘鸿氏。吾苏有琴名,实自翁父子。寥寥六十年,一派属季君。口惜知音稀,囊琴走千里。秣陵古名郡, 石田彰去去当有遇。铿然振孤音,一洗筝琶耳。(后半段)杨氏父子二人是苏州琴界开山立派的人物,然而可惜“知音稀”,杨季静被迫“囊琴走千里”寻找他的际遇。千里无疑是夸张了,因为文徵明接着就点出了此次“南游”的目的地——并非向南而游,而是奔赴苏州西北两百里外的南京。3在文徵明之后,依次是徐尚德、王涣、刘布(依次为江阴、象山、长乐人)的送行诗,然后才是彭昉的《送琴师杨季静游金陵诗序》,以及同一张纸后黄云、祝允明、钱同爱、刑参(全苏州人)的诗作。这样的排列顺序是很奇怪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文徵明后依次是徐、王、刘,彭、黄、祝、钱、刑常理来讲,诗序应当位于所有诗作之前,而非在中断才出现,所以江兆申先生认为徐尚德、王涣和刘布的题诗很可能是后加的,而属于后半段“苏州文人集团”的文徵明又被单独拎出提到了最前。为什么杨季静要做如此煞费苦心的安排?现有的资料有限,但依然给我们留下了猜测的空间。王涣诗中有“秦淮选伎知青髩,今日相逢已见斑”之句,曾经与杨季静在南京初遇,也许曾长时间在南京活动并有相当人脉。而且他曾任福州长乐知府,此时官居御史,相比苏州众名士,他的题诗想来是更能在当地帮助到杨季静的社交货币。

图片

王涣的题诗刘布是长乐人,书法家,他很可能与王涣一同见到了即将远行的杨季静。关于徐尚德的资料就更有限了,我们只能猜测他虽然不像王涣曾任官职,但在南京也有相识的贵人,是杨季静此行要拜会的对象。至于文徵明,他的身份虽然和祝允明等差不多,但因为属于父辈的朋友,加上其诗道出了杨季静的家世和个人品质,所以被分割后提到最前。4如果你仔细看了上面的送行诗,又会发现这卷画轴的第二个疑点——关于送行时间的不同说法。彭昉《诗序》里写的是“乙丑之二月”,这与唐寅题诗中“江上春风吹嫩榆”的时节相符,而钱同爱和刑参作跋的时间分别是“三月”和“孟夏四月五日”。

图片

不同的作跋时间或许是因病逗留,或许是等待/拜访王涣等人耽搁了行程,杨季静“南游”的时间从原定的二月,至少推迟到了同年夏天。为了集齐这么多文人名士的“介绍信”,杨季静是否太过有心机了?至少为杨季静作跋的朋友们都没有这么觉得。“履素子弱冠以琴游诸公,今五十余矣。抱道守贞,含章韬价。王公大人眇其艺也,不肯推荐达之,深相与者惟生平交,又无力。然履素子益厚自期待,不以是踽踽。厄穷而不悯,贤者之固若此哉。”

图片

明 文伯仁 杨季静小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在杨季静五十多岁时,暮年的唐寅再为其作《琴士图》,卷后彭年的题跋道出了杨季静一生的命运。在彭年等苏州文士的眼中,杨季静品性高洁,虽然“以琴游诸公”渴望得到赏遇,却“抱道守贞”从未阿谀献媚,结局虽然不能得到王公大人“推荐达之”,亦能“不以是踽踽”。在古代,琴师不过是所使器具更高雅的手艺人罢了。虽然在繁华的南京,几乎所有王公大人都以琴为好,但撇去一时的兴起和附庸风雅的姿态,真正的赏音又有多少?就像因头图和标题点入,能够看到这里的你们一定是少数。5上图的这幅文伯仁《杨季静小像》作于 1526 年。彼时唐寅已经去世,卷末他署名的题跋却是真迹,江兆申先生认为是后人从《琴士图》中截取拼贴在了新画上。

图片

附于文伯仁杨季静小像后的唐寅题跋距离为青年杨季静绘制《南游图》过去了近二十年,唐寅称赞他“指随流水,心逐冥鸿”,将他与阮籍(白眼一双,青山万重)、嵇康(嵇生广陵,谱中传指)相提并论,却也只能发出“昭文调高,阳春寡合”的叹息。此时我们再来重看唐寅《南游图》上的题诗,或许会有更深的感触。当初杨季静才28岁,在第二首题诗中唐寅就以嵇康目之(嵇康蕉日广陵散,寂寞千年音调亡),但相比这种对今人继承前贤风骚的赞誉,第一首题诗里亲密友人间的期许,又更加戳中人心。

图片

南游图中的唐寅题跋它太像是这个经历了科举舞弊案、落魄返苏的江南第一才子,暗暗对自己说的心里话。江上春风吹嫩榆,挟琴送子曳长裾。相逢若有知音者,随地芟茆好结庐。江南的二月天,春光还不及灿烂。若是远游途中遇到了知音,就地割茅结庐,亦能安居无悔。

参考文献:

文徵明《文徵明集》

唐寅《六如居士集》

王鏊《姑苏志》

张廷玉等《明史》

江兆申《双溪读画笔记》

台北故宫博物院编《吴派画九十年展》

张璐《从杨季静订制绘画看明代琴人的自我形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