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方案
一场俄乌冲突,历史就又终结了?!
发布日期:2022-07-20 14:22    点击次数:98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不幸爆发,不仅让世人再次目睹了战争的残酷,也见证了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善变”与“纠结”。就是这位国际知名的政治理论家,在苏联解体前后提出了所谓的“历史终结论”。他当时断言说,随着冷战的结束,西方及其民主价值已经大获全胜,以至可以宣告“历史终结”。然而,随着近年来西方民主的不断衰落,福山对他的“历史终结论”渐感悲观,开始修正自己的理论。

  而随着俄乌战事的持续,福山的态度又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重新站上前台,再次兴奋地宣扬“历史终结论”。福山这次断言,“俄罗斯在乌克兰将彻底落败”。他还预言,这样的结果可能会对世界历史产生长期影响:俄罗斯告负将使“自由获得新生”成为可能,并让西方摆脱对“全球民主”走向衰落的恐惧。

  一场俄乌冲突,历史就又终结了?!答案并非如此!

  首先,现在就断言“俄罗斯在乌克兰将彻底落败”为时过早。俄乌军事力量对比悬殊,这一点无需赘言。美国和欧洲站在乌克兰一边,但口惠而实不至,不愿直接卷入与俄罗斯的军事冲突,甚至都不愿意在乌克兰上空设立禁飞区,只是通过制裁来威慑俄罗斯。而在俄罗斯这边,尽管俄军的表现低于外界预期,但俄方实现既定战争目标的意志似乎坚定不移。加拿大《环球邮报》认为,鉴于目前西方对俄乌冲突作出的回应,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在通往“胜利之路”。即便西方制裁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不小压力, 怡亚通蝌蚪互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但就连英国《金融时报》都认为,“只要克里姆林宫在政治上依然愿意削弱制裁措施的影响,俄经济就能正常运转”。

  其次,俄乌冲突无法挽救西方民主走向衰落的大趋势。对于以美式民主为代表的西方民主的衰落,不仅是西方学术界的共识,就连福山本人对此也有着深刻体会。他今年1月5日还在美国《纽约时报》撰文承认,“美国模式已经衰落了一段时间。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的政治日益两极分化,容易出现长时间的僵持局面,导致它无法履行基本的政府职能,如通过预算。美国的体制存在明显的问题:金钱对政治的影响、与民主选择日益错位的选举制度的影响,但美国似乎无法进行自我改革”。他还说,2021年1月6日发生在美国国会山的骚乱表明,“在树立良好民主实践模式方面,美国已经信誉扫地”。正如福山所指出的,西方民主衰落的根源在于其内部出了大问题。即使“俄罗斯在乌克兰将彻底落败”,显然无法医治西方民主的痼疾。

  第三,福山忽视了成功打破“历史终结论”的中国。福山在最初提出“历史终结论”时认为,美国赢得了所有意识形态方面的争端,因此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只能向西方的思维方式过渡,而全球化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发展。但在随后的30年里,中国没有向西方看齐,而是始终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可以说,中国用事实宣告了所谓“历史终结论”的破产,宣告了各国最终都要以西方制度模式为归宿的单线式历史观的破产。即便在美国,认为美国改造中国的计划彻底失败,也已成为政界和学界的普遍共识。只要有14亿人口的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历史就不可能终结。

  事实上,历史没有再次终结,反而可能会倒退!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认为,随着苏联解体,大国冲突的时代无疑已经结束。然而,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对俄实施“经济绞杀”,不仅表明大国冲突在上演,而西方政客也在将此渲染为“民主与专制主义之间的斗争”。如果说,福山当初提出“历史终结论”是在为冷战结束而欢呼;那么,当前俄罗斯与西方的角力表明,一道冷战的铁幕再次在欧洲落下。美国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认为,俄乌冲突爆发后,“通往新冷战的路已无退路”。日本国际政治学者田中明彦也认为,美国总统拜登的对俄政策依旧是“冷战式”的,“世界将会重回冷战”。

  我们注意到,福山曾为在冷战结束前后提出“历史终结论”而后悔。如今的问题在于,福山何时会对再次宣扬“历史终结”而感到汗颜?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