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报价
42年从警生涯,假扮人口普查员抓逃,假扮列车长破案……她的故事很精彩
发布日期:2022-08-03 08:17    点击次数:207
 

我是一名今锦州公安处刑警支队警官,42年的从警生涯,当了38年刑警,值得回忆的故事很多。在这些故事中,印象最深的是几件小事。

意外的竞聘和当选

刚当刑警没多久,单位竞聘探长,小伙子们跃跃欲试,忙着写竞聘演讲,我根本没打算参加,在一旁看热闹。我想,竞聘是男侦查员的事情,与我无关。竞聘的前一天,我的刑警专业教授来看他的学生们。不知怎的就聊起了竞聘,不知怎的大家一致鼓动我参加。我用一寸长的铅笔头,在一张废纸上划拉了几行字的讲稿,赶在最后一刻报了名。

上了讲台,我列举了我的几个特点:比如第一个女侦查员,唯一刑侦专业毕业的女刑警,唯一配专用手枪的神枪手云云,我还发自内心的说,参加竞聘就是为了给这次活动增加一抹靓丽的色彩。没想到,居然博得满堂喝彩,没想到小伙子们一起哄,我竟然全票当选了。刑警们是有活力,讲感情,讲义气的一群人。战友们投我一票,更多的是出于对唯一女刑警的爱护和鼓励。这些可爱的刑警哥们儿们,令我眷恋刑警队,以当过一名刑警而自豪。

神枪手们的防晒利器

射击是刑警的基本功,练得多了枪法自然有进步。那几年经常参加全国射击比赛,我们沈阳铁路公安局代表辽宁省参赛,取得了三连冠的优异成绩。那一年,在连续两届夺得全国冠军后,为了取得三连冠,我们提前二十天集中训练,骄阳似火,海风凛冽。

开赛前省厅领导探班,他们很意外,这些在露天训练了二十天的神枪手,完全看不出来野外作业的痕迹,咋回事?是偷懒了还是看花了眼?我们笑而不语。

记者拍下的几张训练照泄露了天机。本来,训练场在野外,长期暴晒加风吹,遮阳帽,墨镜,高倍防晒霜都难以抵挡,黑不溜秋是必然的。为了防晒,爱美的女队员提前想对策,用布头制作物理防晒利器——面罩,一周后,号称不怕晒的男队,在鼻头爆皮面部红肿刺痛后不得不向女队学习,让自家媳妇连夜加工面罩, 泌尿外科疾病也当起了蒙面大侠。当年的训练照怎么看也不像警察训练,倒是有点恐怖组织的既视感。光鲜亮丽的领奖台和训练场绝对是两个世界。

灰头土脸的警花

说起三连冠还有一件趣事。第一次夺冠归来,领导们喜出望外,请了方方面面的人士和大报记者,准备敲锣打鼓热烈欢迎。六名男女选手加上领队和教练,在返程的火车上得知消息,积极准备被欢迎。男队员刮胡子,女队员敷面膜,领队和教练打腹稿,为现场采访做准备。

火车要第二天到沈阳,大家一夜好睡。

早上一睁眼,先是哑然失笑,继而目瞪口呆,怎么人人变成了张飞?除了牙齿和眼睛有白色,其他部位都黑乎乎的。那时火车没有空调,开着车窗的卧铺车,行驶在运煤专用线上,煤面子灌进车厢,原本雪白的卧具现在只有枕头下,皱褶缝里还是白的,更要命的是车厢没有水!这副样子怎么换警服,怎么接受欢迎和采访?无奈车站采访欢迎变成了单位礼堂庆功会,参会的第一项程序是洗澡。

我们静悄悄的溜下火车,直接被拉去沈阳市最大的澡堂子,连洗带搓,黑色的小溪汩汩流淌,张飞不见了,六名精神抖擞的警官出现在庆功会场。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为人知的“洗澡”以及命悬一线的赛场拼搏,撇家舍业的无奈,外人又怎么能够有切身的体会呢。

眼神犀利的“列车长”

当了三十八年刑警,抓逃犯,抓杀人犯自然经历过多次,还带着压满子弹的手枪,鼓足了随时拔枪的勇气。

不过,我这样的女刑警与电视剧中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我大多是利用女性身份配合行动,比如假扮人口普查员抓逃,假扮列车长破案等等。尤其是那次假扮列车长,自己的“出戏”至今想起还脸红和后怕:那次,三名金店抢劫犯在北京捆绑打更人,洗劫金店,携带四百余件金银首饰潜逃。我们接到通报,后半夜三点多在锦州火车站上车堵截,该列车早七点二十五分到站。我们要在有限时间里,在不惊动旅客的前提下,锁定逃犯,快速抓捕。

当三名逃犯被依次带下车,站台上荷枪实弹的特警对我们投来即难以置信、又十分羡慕的眼神时,一夜的辛苦烟消云散,心里那叫一个“爽”。

我们一共上去十几个侦查员,只有我是女性,十六节黑漆漆的卧铺车厢满员,旅客都在梦乡中。全列卧铺,直达沈阳。逃犯在哪里,怎么找?打草惊蛇不行,过度扰民也不妥。

这时我就派上了用场。列车长的藏蓝色呢上衣。穿在我身上不大不小正合适。一个温柔亲切的车长巡视车厢,没有任何违和感。

16节车厢,上铺,中铺,下铺,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为的是寻找在犯罪现场录像中看见的一双限量版阿迪达斯运动鞋,一个黑白条纹的女士挎包。

早晨,指挥员根据我的汇报,锁定罪犯应该在16车。他命令我再次以列车长的形象出现,务必和16车每位旅客面对面,精准确定三名逃犯的具体铺位。

我再次出现在车厢,以亲切热情,当然有些过分热情的面目,对每一位旅客关心问候:

早上好,就快到站了,醒醒吧,洗洗脸,穿好衣服,外面很冷啊。

从车厢的一头走到另一头,穿阿迪达斯运动鞋的高个子男青年锁定了,背包的女青年坐着他对面。另外一个据说穿着粉色的衬衫,脸上有淡淡的紫色疤痕,他在哪里呢?难道不在这个车厢吗?快到沈阳站了,时间紧迫,我有些心急,返身重新来过。在一个巨大的旅行包后面,一个正在系衬衫扣子的男青年躲在阴影处,衬衫是接近白色的粉,有些喜出望外的我忘记了自己“列车长”身份,以侦查员的目光定睛细看,那男青年抬眼与我目光相对,一瞬间,他感到了危险,“列车长”有诈!

幸亏指挥员事先已将装扮成旅客的侦查员布控在16车,幸亏在确定逃犯位置后当机立断,发出了抓捕信号。

过后,在审讯室,那男青年一眼将我认出,叫到:车长。看来我这个不够专业的车长,给他留下难忘的印象。而我对于自己的不沉着,至今依然内疚和脸红。

一名女刑警的难忘记忆

我这样的女警官、女刑警,让你失望吗?实际上,大多数的女警官首先是一个女人。警察只是她的职业而已。她们并没有过人的武功,超常的能力,却承受着职业要求她们承受的繁重负担和责任。她们也爱美,温柔,担负着相夫教子的责任。她们在令人羡慕的光环笼罩下,付出了平常女人难以承受的辛苦,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