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报价
都在减持!市场在担心什么?“宁王”的时代真结束了?
发布日期:2022-07-30 09:49    点击次数:152
 

3月3日,安联投资、瑞银等海外巨头公布了旗下A股基金最新持仓,今年1月,两大巨头均对其持仓作出明显调整,安联投资减持了多只新能源股,传统金融股获其关注。

具体来看,最新数据显示,海外最大中国股票基金安联神州A股基金于2022年1月减持宁德时代,减持幅度为10.56%,截至1月末持仓市值为4.45亿美元。

此外,同期该基金减持14.78%的东方财富,减持5.29%的锦江国际,减持12.23%的恩捷股份;增持15.29%的中信证券,增持10.10%的招商银行,小幅增持了山西汾酒、五粮液、美的集团、迈瑞医疗。

而除了安联神州A股基金,还有多方在减持宁德时代。

机构、高管、杠杆资金减持

从机构持股情况来看,去年下半年基金和券商就已经开始减仓宁德时代了。据Wind数据统计,去年6月底,基金对宁德时代的持股达到了高峰,总计约2.84亿股;至去年三季度末和去年底,基金对宁德时代持股数分别为2.65亿股和2.59亿股;去年四季度,券商对宁德时代持股数也由0.05亿股降至0.04亿股。

除了机构投资者,宁德时代高管近期也在减持。

据深交所数据,今年的1月11日至17日,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四次减持宁德时代,减持总数约为105万股。而上一次宁德时代董监高人员减持公司股票还要追溯至2019年4月。

据悉,黄世霖是宁德时代的创业元老,历任宁德新能源研发总监、宁德时代前身宁德时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和董事,现为宁德时代副董事长和副总经理。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黄世霖还以总计约2.6亿股、11.2%的持股比例位列宁德时代第二大股东。

不过,目前宁德时代流通股数量超20亿股,黄世霖减持的这105万股似乎也左右不了公司股价走势,更多的是对投资者情绪的影响。

此外,在刚刚过去的2月,宁德时代位居融资客(杠杆资金)减仓之首。数据显示,2月融资客减仓居前的3只股票为宁德时代、五粮液、隆基股份,它们分别被净卖出17.12亿元、11.74亿元、8.56亿元。而从它们的市场表现上来看, 武汉棋籽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宁德时代亦是跌幅最大,2月份累计下跌10%。

机构、高管、杠杆资金纷纷减持,宁德时代真有这么烫手吗?

其实单就减持行为来看,各方做出选择无可厚非。数据显示,2021年12月3日宁德时代以每股692元冲至最高位,此后股价便开始一路走低。截止今年3月3日收盘,宁德时代报521.99元/股。3个月时间回撤幅度达25.44%,市值蒸发超4000亿元。

以安联投资旗下中国股票基金为例,因重仓宁德时代,近几年该基金持续取得优异表现,但自2021年12月后,随着宁德时代等新能源股票调整,安联神州A股基金表现比较平淡,2021年总体收益为1.85%,2022年以来收益转负,截至目前的收益为-8.17%。

2022年开年遭遇较大回撤,安联神州A股基金积极调整其持仓。1月份期间,基金对其重仓的部分新能源股票进行了减持,宁德时代、恩捷股份等均在减持名单中,其中宁德时代被减持10.56%股份,恩捷股份被减持12.23%股份。

炒股本就是高抛低吸,高位不离场更待何时?话是这么说,很多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反过来看,只看股价走势来做决定是否有些太过随意,亦或是他们减持的背后还有其他的担忧。

市场在担心什么?

事实上,与此前市场一直看好,机构抱团助推宁德时代走强的情况已发生了变化。

2月13日午间,宁德时代在其公众号发布严正声明称,近期,网络平台相继出现关于宁德时代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等一系列恶意谣言,引发市场误解曲解,影响企业声誉。为维护企业正当权益,2022年2月12日,我司已向公安机关正式报案,将对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随后,宁德时代有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目前该案件已经被公安机关受理,而据上海 证券报报道,特斯拉有关负责人表示,宁德时代和特斯拉谈崩的消息确实不属实。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系列谣言的影响下宁德时代股价持续调整,此前五个交易日内有三天跌幅超5%。

当前市场之所以闻风而动,甚至不理会消息是否可靠是否真实就恐慌出逃,其实来自更深入的担忧。

“宁德时代能否持续维持市场份额?”、“未来行业增量空间有多少?”、“上游原材料高涨是否会挤压其利润空间?”、 “换电新业务能带来多少业绩增量?”、“目前的高估值能否得到充分消化?”等问题已压在了投资者心头。

所以有些在过去可以第一时间回答的问题,现在开始有了犹豫。

以市场份额的问题为例。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发布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去年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全球装机量达到96.7GWh,市场占有率为32.6%,位列全球第一,这已经是宁德时代连续第五年登上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的宝座。

以前我们说宁德时代在市场上是绝对的龙头,仅此一句。而现在或需要在后面加一句——但并非没有对手。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面临LG和松下两大劲敌紧追不舍。LG新能源CEO权英寿曾放言,将在全球市场份额超过宁德时代,成为全球第一。

实际上,在去年上游原材料涨价,高端动力电池产能难求的背景下,已经有多家车企增添“二供”、“三供”来制衡供应商势力,还有车企亲自下场自研自产电池,其中不乏特斯拉、大众等全球车企巨头。

即便是未来行业增量空间有多少的问题,似乎也只能不肯定的说一句行业前景光明,或许很多投资者已经忘记了当时曾信誓旦旦的说过新能源车赛道可以看多少年,这是个多好的赛道。

归根到底,市场情况是变化的。宁德时代业绩不好吗?并不是,相反宁德业绩其实很好。但说到底,炒股炒的是预期,在宁德时代吸引了A股市场大多数人目光后,市场预期就已经打满,其股价已一定程度上超前透支了未来业绩增长。所以,即便是宁德时代这样的龙头也难有好表现。

所以,“宁王”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不如先问问自己前文提到的那些问题,又能否给出肯定答案。但毫无疑问的是,宁德时代绝对称得上是一家优秀而伟大的公司。